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游戲競技 > 重生網游之氣功大宗師 > 491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491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你……”花知夢假裝生氣,但是她就是不說下去,

    “好了好了,我們的大明人說不好看就不好看。”

    花知夢笑了笑:“這還差不多。”

    之后他們兩人便沒有再說話,他們手牽手望著外邊的雪景,好像在想著什么,

    “你真的要去當臥底。”最后還是花知夢忍不住問道,

    南明點點頭:“我已經答應下來了,不去也不行啊,再說我們身為天下行走,這山賊橫行,我們也不能不管啊。”

    “事情的確如此,可你……你這樣去太危險了啊。”

    這恐怕便是花知夢不喜歡無間道的原因吧,

    南明淡淡一笑:“我們來到這里之后遇到的危險不少,這點小危險算什么,就算我沒有探聽出一些什么來,要保身還是可以的。”

    花知夢點點頭,她對南明的武功很自信,南明要自保的確不是什么難事,

    “不管怎么說,你小心一點便是了。”花知夢囑咐道,

    南明連連應允,然后拉著花知夢的手來到了房間,

    第二天,雪已經開始化了,可天氣卻格外的冷,

    一批商隊趕著幾車貨物路經鳳嶺山道,山道崎嶇,而且附近多山丘樹木,所以他們時隱時顯,如果從高處望去,就好像一不斷移動的斑點,

    而此時的鳳嶺山上,一個身材魁梧,手拿大刀的人卻不懼嚴寒,望著山下的那批商隊,

    “二當家,我們何時出手。”一個小嘍啰望著那大漢問道,

    大漢微微一笑:“等他們來到山腳下之后再出手。”

    一時山上無言,所能聽到的只有寒風襲襲,

    商隊終于來到了山腳下,只聽那大漢大喝一聲:“動手。”,一群人便從山上向下沖去,

    這鳳嶺山雖然不高,但也有一百多米,他們從上邊飛身而下,那速度簡直快的嚇人,從他們下山的速度看來,他們就好像是因為沒有站穩而從山上跌落下來似的,可當他們來到山道上之后,卻很平穩的落了下來,

    那二當家哈哈大笑幾聲,說道:“想活命的把東西留下,興許我還可以繞你們一條性命。”

    這時從那批商隊走出一老者,他戰戰兢兢地問道:“各位大王,我們這是小本生意,不值得搶啊。”

    那大漢又是幾聲大笑:“不值得搶,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鳳嶺山二當家是什么人,我還能不知道你這里的東西能搶不能搶。”

    “恕老朽愚鈍,不知二當家是什么人。”

    那老者說的對手肯定,但卻是個問句,

    “告訴你這老頭也無妨,我叫程虎,只要是被我看到的東西,無論大小,我都得搶下了。”程虎說完又是哈哈大笑幾聲,

    那老者見如此,便只好很無奈的說道:“既然如此,那這些東西你都拉走吧。”

    程虎聽老者這樣說,卻突然不敢去拉了,因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從來被搶者多是哭天喊地,或者馬上反抗,可這老者竟然讓自己去把他們的東西拉走,程虎心想其中一定有炸,

    老者見程虎遲遲不肯動手,便笑著說道:“怎么,二當家以為老朽是騙你,亦或者是害怕什么。”

    程虎大喝一聲:“我害怕什么,拉就拉。”

    可程虎雖然這樣說,卻并沒有親自動手,他對自己的手下喊道:“去看一下車上都有什么,把值錢的東西都給我運山上去。”

    兩名嘍啰領命之后便歡喜的去檢驗馬車,可就在他們掀開馬車上的箱子之后,便突然倒地而亡,

    一時間所有運馬車的人從馬車上拔出了刀劍,迅速把馬車圍了起來,而這個時候,程虎才知自己上當了,

    可就算上當了他程虎也不怕,他手下有二十多名手下,而這商隊只有十幾人,且領頭的是個老者,他還不信他們這些人打不過一個老者和十幾個商隊的人,

    這個時候,老者淡淡一笑:“不知二當家是否還想要我這馬車上的貨物。”

    程虎已經氣極,那里還有閑情和那老者閑談,他大喝一聲:“小的們,把這些人全部給我殺了,把馬車上的東西給我搶過來。”

    程虎喊出那句之后,他身后的那些嘍啰便揮舞著大刀向那老者和那些押運馬車的人打了起來,

    而那老者仍舊淡淡一笑,一出手便解決了兩人,

    老者飛身來到程虎跟前,笑道:“你看這些人能活幾個。”

    老者的話語是笑的,可卻讓人覺得冷,比這嚴寒的冬天還要冷,

    “你……你是什么人。”程虎有些害怕了,因為他突然發現他帶來的人很快被那些商隊的人給殺死了,如今還活著的只有他一個人,

    老者淡淡一笑:“南明。”

    待老者說完這句話之后,他真的成了南明,年輕英俊,還有修剪的很漂亮的鬍子,

    “你們……”程虎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上當了,

    他想跑,可南明飛身便攔到了他身前,然后笑著說道:“怎么,打不過就要跑嗎,沒那么容易。”

    南明說著便突然出手,而程虎也不肯示弱,就在南明出手的時候,他的大刀已經勢如破竹般的劈來,眼看大刀就要劈到南明身上,可南明突然飛身閃過,一拳打在了程虎的胸膛之上,

    程虎但覺自己口中一咸,然后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但他還想再動手,可這個時候南明一腳踢在了程虎的腿上,那一腳的力道很大,程虎突然跌倒在地,想起來已經沒力了,

    “南少俠,怎么處置這個盜匪。”

    “將他綁了押回去,交給知府大人處置。”

    此時的鳳凰集突然熱鬧了起來,獨孤才帶著自己的隊伍駐扎在鳳凰集,讓鳳凰集的人興奮了許久,因為鳳凰集離鳳嶺山是最近的,所以鳳嶺山上的山賊經常來鳳凰集鬧事搶劫,他們都怕了,很多人因為忍受不了山賊的欺壓,都陸續的逃離了鳳凰集,

    如今獨孤才終于來剿匪了,他們鳳凰集的日子應該會好過一些吧,

    南明他們來到鳳凰集的時候,剛好碰到耶律齊,他在鳳凰集看到南明很是奇怪,于是連忙問道:“南兄弟不是去當臥底了嗎,怎么回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耶律齊身后傳來:“是我讓他回來的。”

    聲音是獨孤才的聲音,他見南明回來了,便笑著問道:“南少俠,事情辦的怎么樣。”

    南明淡淡一笑:“自然是成了,來人,將那個程虎押上來。”

    這句話后,兩個人便把程虎給帶了上來,獨孤才看到程虎之后,哈哈大笑道:“好,擒住了他們的二當家,看他們還怎么囂張。”

    這個時候,其他人都匆匆忙忙的趕來了,而很多人都不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鐵容笑著說道:“我們將商隊將會路經鳳嶺山的消息傳出去之后,鳳嶺山上的山賊定然會接到消息,不過我們卻因為風雪而耽擱了幾天,鳳嶺山上的山賊一定會起疑心,所以要南明去當臥底定然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想山賊他們定然在燕京城有探子,南明破了張浩自殺的案子,燕京的人幾乎都認得他了,他再去當臥底,就更加不行了。”

    “于是,我們就又商量了一個辦法,我們知道山賊很有可能會將計就計,于是我們也將計就計,在山賊下山搶劫的時候,將他們一舉拿下,逼迫山上山賊來鳳凰集搶人。”

    南明在鐵容說完之后補充道,而他們兩人配合的是如此默契,讓人看了難免生出其他的想法,

    花知夢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在這個時候,她并沒有發作出來,

    “如今抓了鳳嶺山賊的二當家,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獨孤才望著南明他們問道,

    “當然是拿程虎當誘餌了。”

    幾名官兵將程虎押了起來,而獨孤才他們則來到一處很大的宅院,然后準備慶祝他們旗開得勝,

    是夜,整個鳳凰集燈火通明,到處都是熱鬧景象,篝火燃的很高,眾人圍著火堆大塊喝酒,大塊吃肉,豪氣極了,

    因為軍隊之中有不少是蒙古人,而他們多半喜歡圍著火堆跳舞,所以大家也就都圍著火堆跳了起來,南明見此,也拉著花知夢去跳,

    一時間眾人的熱情頓時給激發了出來,以至于他們玩到夜半時分才肯散去,而當眾人散去之后,獨孤才秘密的將南明叫到了自己的房間,

    “你說鳳嶺山上的山賊會不會今天晚上來救人。”獨孤才小聲問道,

    南明想慮片刻,說道:“很有可能,所以我們應該做好迎敵的準備。”

    獨孤才點點頭:“好。”

    天晚的時候,天氣格外的冷,而今夜的天上只有幾顆星星高掛,整個鳳凰集被黑幕遮蓋,

    除了幾名士兵還在執勤外,很多人都回房休息了,

    大約丑時左右,鳳凰集內突然一片大火燃起,而這個時候,一群人從外邊沖了進來,有幾個人還騎著高頭大馬,揮舞著大刀便闖了進來,

    一時間整個鳳凰集亂了套,南明連忙起身,拿起雪舞劍便沖出了房間,獨孤才和其他人也都沖了出來,

    “發生了什么事情。”獨孤才有些緊張的問道,

    一名官兵連忙跪下說道:“回知府大人,有人燒了我們的物資,而那群山賊從正門沖了進來。”

    獨孤才聽完馬上紛紛道:“巴特爾去撲滅大火,剩下的人隨我迎戰山賊。”

    他們一眾人等跟著獨孤才來的了鳳凰集的門口處,而這個時候那群山賊已經沖進了鳳凰集內,獨孤才恨的大喝一聲,然后領著眾人向關押程虎的地方奔去,

    可獨孤才他們沒跑幾步,便看到山賊騎著馬向鳳凰集門口處跑來,而騎著一匹馬上,坐著程虎,

    獨孤才他們攔截了那些山賊,而且將那些山賊團團圍住了,

    為首的山賊是一個一臉鬍鬚的大漢,他大喝一聲:“當我張漢爺爺的死。”

    “大膽山賊,見了我們知府大人怎么不知道下跪。”韓湘飛身來前,對那批山賊喊道,

    “那里來的小子,找死。”那名叫張漢的人說著便一刀向韓湘劈來,韓湘的輕功極好,飛身很輕易的便躲了過去,

    獨孤才大喝一聲:“殺。”

    一時間所有的士兵都向那些山賊殺去,

    整個鳳凰集變的熱血起來,

    廝殺之聲傳來,夾雜著凄厲的慘叫,

    張漢大刀揮舞,領著一群人便向鳳凰集外沖去,

    南明又豈能讓他們這樣跑了,他雪舞劍揮起,便向張漢刺去,可這個時候,程虎突然攔下了南明,他對張漢說道:“大哥,你們先走,我要殺了這個人。”

    程虎說著便一刀向南明砍來,南明飛身躍起,一劍刺入程虎的胸膛,如今程虎已經沒有了用處,殺了他也是應該,

    只是南明殺了程虎之后,張漢等人卻像瘋子一般的向外沖去,如今程虎已死,他們雖然悲痛,可要報仇,只有等待機會,

    南明本想追殺上去,可就在這個時候,巴特爾突然跑來喊道:“我們存放物資的地方全部被燒了,就……就連慕容天也被殺死了。”

    眾人一驚,而張漢已經趁此機會逃跑了,

    獨孤才很是氣憤:“帶我去看看。”

    眾人跟隨獨孤才去存放物資的地方,南明卻站在寒風之中一動沒動,花知夢見南明如此,便悄聲問道:“你怎么啦。”

    南明的臉色很難看,搖搖頭:“沒事,我們也跟著去看看吧。”

    火已經被撲滅了,只是里面的東西已經全部被燒,而慕容天的尸體就在存放物資的門前,想來是盜賊來燒物資,被慕容天發現,可慕容天不是盜賊的對手,結果被殺死在這里,

    獨孤才在心疼他帶來剿匪的物資,沒有了這些東西,他怎么剿匪,

    鐵容俯身檢查慕容天的尸體,發現他的身上只有一處劍傷,劍傷在咽喉處,想來是被山賊一劍給解決了,

    南明環顧四周,發現此處并沒有明顯打斗跡象,而他心中更加不安,

    “你們可查出什么來。”獨孤才有些急躁的問道,

    南明點點頭:“有。”

    “快說。”

    “從現場來看,當時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慕容天來此處查看,發現有人在這里,于是叫住了那人,那人趁慕容天不注意,一劍殺了慕容天,隨后放火把這里給燒了。”

    “南少俠怎么會這樣說,不應該是這里發生大火,慕容天急忙跑來,發現了山賊,然后山賊將他給殺了。”耶律齊有些不解的問道,因為他覺得慕容天是在看到大火之后才趕來的,

    而這個時候,鐵容起身說道:“南少俠說的很對,從慕容天的傷口來看,他應該是因為不防而被殺,不然以慕容天的武功,想要一劍殺了他根本不可能。”

    鐵容這樣一說,大家都連連點頭,慕容天是獨孤才的副將,武功自然不弱,如果不是他不防,誰能一劍殺了他,恐怕南明都不能吧,

    獨孤才沉思良久,說道:“如此說來,我們之中有內奸。”

    獨孤才這樣說完之后,眾人大吃一驚,而眾人稍微一想,便也都明白了,能夠讓慕容天不防的,肯定是自己人,如果是山賊恐怕慕容天早殺了起來,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刮刮乐造不了假吗